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金庸逆穿越】(十八)作者:柏西达
【金庸逆穿越】(十八)作者:柏西达
字数:6952
             (十八)无双胴体

  紧急撤离武当山,我;任盈盈和仪琳;双儿分成三路,各自失散。我的『瞬间移动卷轴』耗尽,唯有脚踏实地,孤身上路,准备完全最新的游戏目标:前往参加《神鵰》的名场面——『襄阳英雄大会』。

  但我无意中装备了一个宝箱里的『全真道袍』,被两个突然现身的全真教道士,硬拖我展开一段强制剧情:「你就是同门增援?很好。」「和我们一同去对付那白衣女子吧!」

  两人强拖着我走了一段路,只见前方不远处,有一匹黑驴,驮着一名白衣女
                子——

  这白衣女子约莫十七、八岁,一张瓜子脸,明眸皓齿,银环束发,身材苗条,颇为俏丽。她冷冷的向我和两个道士扫了一眼,脸上全是鄙夷之色,似乎不屑与我们说话。

  两个由游戏系统操控的全真教道士,担当起解说役来,向我简介剧情:「那日在客店之中,我们不过向她的跛足多看了几眼!」「她立即出言斥责,还割了我们每人一只耳朵,才有今日约斗於此!」

  白衣女子、跛足……喔!眼前这美貌姑娘,是《神鵰》的陆无双——她小时候摔断了腿,接骨不甚妥善,伤癒之后左足短了寸许,是以行走时略有跛态. 当时陆家遭李莫愁血洗,陆无双落入『赤练仙子』手上,委屈求全,辗转拜师,苟活长大……

  等到李莫愁带洪凌波前去古墓欲盗『玉女心经』,陆无双便趁机逃跑,更一不做二不休,偷走师父的『五毒秘传』,途中却因坏脾气而跟全真教的姬清虚及皮清玄结怨……

  早前李莫愁确是去过古墓;陆无双的剧情随即接上,看来《倚天》的部份暂告一段落,游戏主线转移到《神鵰》来了。

  我思索间,陆无双冷笑一声,盯我一眼:「两个牛鼻子!这傢伙就是你们的帮手?」

  刷的一声,她从腰间拔出一柄又细又薄的弯刀,宛似一弯眉月,银光耀眼:「一起来领教我这『帮手』吧!」

  『陆无双使出弯刀攻击!会心攻击!姬清虚、皮清玄被打倒了!』

  喂!有没搞错!你俩是纸紮的么!才一招就被秒杀掉?原作陆无双那有这么强啊!不,不是她太强,而是你们弱得太夸张啦!

  两个道士倒地,却死不服输,双双颤着手臂,遥指住我:「你这娃娃少嚣张!
  你还没杀死我们的同门!」「他是我全真教的后起之秀,明日之星,一定能收拾你!」

  别胡说八道呀!我几时成了全真教的甚么星啦?而且你俩只是被打倒,我为何却要被杀死?

  「哦?」陆无双侧头冷笑:「本姑娘倒要见识见识!」

  我连忙摇手分辩:「一场误会!我只是穿错了衣服!我不是全真教的……」
  「哼!当真?」陆无双那会相信,一刀横削向我肚腹!

  地上有姬、皮二道脱手的长剑,我慌忙俯身拾起一柄,彷彿本能地出剑挡
                架——

  『玩家练成了『全真剑法』!挡下陆无双的攻击了!』

  陆无双见状骂道:「还想耍赖?骗我不识全真剑法么!」

  呃……之前在终南山新手村打了大半日史莱姆,熟练度累积,终於在此时修成了『全真剑法』?但小龙女一心杀我,都不会跟我『双剑合璧』了……更别说偏偏在这关头练成,让我在陆无双面前水洗难清!

  师父李莫愁、师姐洪凌波都是用剑的,陆无双刀法轻盈灵动,大半却是以刀使剑,刺削多而砍斫少。我虽掌握了『全真剑法』,但依然是可悲的等级1,攻击力、敏捷度都弱到不行,只接两刀,已经万分吃力!不行了,长此下去就会捱刀挂彩,看来要出绝招——

  扔开长剑,我在黑驴跟前,五体投地:「女侠饶命!小人当真不是全真教道士呀!」

  大丈夫能屈能伸,既没厉害的东方不败、任盈盈给我抱大腿,就先低声下气,求饶保命。我是不会被刺杀了满州第一勇士鳌拜这个虚名光环所捆绑的……
  陆无双顿时止住刀势,忍俊不禁:「你这人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个傻蛋不成?」
  傻蛋!原着的关键字呀!杨过装疯卖傻,自称『傻蛋』,一路保护陆无双,接连应付全真教、丐帮、李莫愁等多路敌人。这游戏杨过没有出生,那傻蛋的角色,自然落在我身上吧——

  我抬头仰望陆无双,假作痴傻:「咦?你是神仙不是?怎知道我叫做傻蛋?」
  「哈,原来你就叫傻蛋?」她失笑起来,复又半信半疑地俯看我:「且慢!
  那你为何跟两个臭道士混在一起?还懂得『全真剑法』?」

  我双手乱摆,大吹牛皮:「他们说给傻蛋银子买糖果,要我穿这新衣服陪他们打架,又教我挥剑……傻蛋我是放牛的。」

  陆无双懒得再听,右脚鞋尖一扬:「那你这傻蛋就快走吧!少来烦我。」
  记得杨过因为陆无双生气的神态挺像小龙女,因而对她死缠不放,一时抱着她的腿,一时又乱叫她『媳妇儿』……我原有的队伍已星散,巧遇陆无双,毫无疑问是要将她招为新队员的契机,好——

  我忙抱住陆无双的右脚,死缠活赖:「我不走!你跟傻蛋不见了的媳妇儿生得一模一样呢!傻蛋我要跟着你!」

  「谁是你这傻蛋的……媳妇!放手!你拉着我干吗?」

  隔着裤子,我双手都摸到她小腿修长,充满弹性。玩弄过赵敏的美腿后,我真的成为足控了……

  「你再不放手,我一刀砍死你!」色字头上一把刀,陆无双弯腰一刀劈下来!
  我道袍里虽穿了鳌拜宝衣,但脑袋可没保护,狼狈撤手,险险打滚避过!
  吁,跟原作描述的一样,陆无双幼遭惨祸,忍辱挣命,心境本已大异常人,跟随李莫愁日久,耳染目濡,更学得心狠手辣,小小年纪,却是满肚子的恶毒心思……

  「呸!」她赶开了我,正待还刀入鞘,附近忽然又有两个乞丐模样的傢伙奔到:「是她!」「今次莫要再被她逃去!」

  对啦,原作跟全真教道士联手的,尚有丐帮中人。其中一个颇为厉害,重掌震断了陆无双的肋骨,於是杨过便解开她衣服肚兜,抚胸接骨……哈!才刚碰面,我又有便宜可佔?

  但这两个乞丐异於原书,模样毫不正气,语言之间,似是别有内情:「既被你偷听到我们的说话……」「你休想活着去得了襄阳城!」

  陆无双罕有地义正词严:「丐帮居然出了你们这种想作反的内奸!我必定会去向黄帮主报讯!」

  这两人是想作反的丐帮内奸?黄帮主,那自然是黄蓉了。《神鵰》可没这一幕,是游戏系统原创的剧情?

  似欲杀人灭口,两个丐帮奸徒,齐拿竹杖攻向陆无双,武艺明显远胜於她。
  唔……我该出手帮忙吗?若用『含沙射影』偷袭,针雨劲射,可以放倒一人。但哪一个才是会重手震断陆无双肋骨的傢伙呢?事关我禄山之爪的幸福,可万万不能搞错……

  犹豫之际,奇变又生——破风之声响起,突然横空射来两把单刀,各钉入猝不及防的二丐背上,后入前出,贯穿胸膛,成双夺命!

  两丐骤然横死,陆无双惊望来者,神情显然并不认识. 她自幼只跟在李莫愁身边,初闯江湖,那来朋友或援手?

  欺近的是五条大汉,其中三人背着单刀,另外两个该是掷刀杀丐之人。这五人铜色皮肤,作藏民打扮,一个秃头、一个崩牙、一个死鱼眼、一个浑身毛茸茸,最后一个胖似猪,系统显示的名字是——『藏边五丑』!

  五张丑脸不怀好意,叽喱咕噜,亢奋地口吐藏语,成圈围困黑驴背上的陆无
                双——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「呼~」北风呼啸,漫山积雪。

  藏边五丑师承达尔巴,祖师即是金轮法王,他们所练的内功,在《神鵰》可是连西毒、北丐都颇为讚誉. 因此不用五人合力,单只一丑出手,便轻易将陆无双揪下驴背,点穴制服。语言不通,五丑也问不了我是否她的同伴,顺带生擒,
            原来是要我大作粗活——

  「嗄、嗄……」我名副其实地在挖坑——五丑指手示意,要在这片雪地上,用树枝挖出一个大坑来。

  他们捉住我和陆无双,从本已秋凉的山谷,转换场景,跑到一座降雪的小雪山上来。可惜这山腰并不是原着里藏边五丑初登场的华山,不然我或可大叫在思过崖上的任盈盈下来救我。

  他妈的!要我在雪地挖抗想干甚么了?不是要杀掉我和陆无双,就地埋屍吧?可惜五个丑傢伙不时看过来,我连拿出『含沙射影』想突袭的空档都没有。
  原作五丑早入关作恶十多年,懂说汉语. 可这游戏里的,似乎是初到中原来,应该是作为达尔巴的弟子,准备去襄阳英雄大会的援军?

  我在挖坑,五丑纷纷打开行藏,各有各忙。一个端出铁锅;一个砌石成炉;
  一个取出火摺生火;一个掏出各式大小木盒;最后一个,则拿着一本册子在细看……封皮隐约见到有两个中文字——食谱!

  不、不是吧?瞧这阵仗,他们想生火煮食,吃掉我和陆无双?你们是藏边五丑,不是非洲食人族呀!

  五丑围坐的雪地中间,陆无双被封了穴道,席地而坐,惴惴不安。落入敌手,强弱悬殊,她的刀子嘴暂时亦不敢乱叫惹怒敌人。

  那在五丑中不晓得排行第几的死鱼眼,双手一拍,合上食谱,对在雪地上放好一堆木盒的大胖子,大说藏语,同时指住陆无双,做出涂抹似的动作。

  大胖子一边奸笑,一边走到陆无双身后就地坐下。这胖丑毫不怕冷,没穿上衣,胸肚肥凸,大刺刺地将陆无双揽入怀里.

  陆无双从小只跟女子生活,那试过被男人抱住,何况对方又胖又丑?立时怒骂起来:「别碰我!快拿开你的臭手!」

  胖丑听不懂,更不在乎,一双猪手从后绕前,摸上陆无双衣襟,开始解她衣服扣子:「你、你干甚么?住、住手!」

  外衣解开,露出一件月白色内衣。胖丑的不轨意图昭然若揭,陆无双动弹不得,病急乱投医,忙遥向我呼救:「傻蛋!快来救我!别再让他脱我……衣衫!」
  我手里的树枝一停,那秃头丑便跳过来,掴我一个耳光,着我继续挖坑!
  我面颊红肿,回以陆无双一个无力的表情,无奈地再次挖坑……应该没关系的,先静观其变,等待反扑的时机!既有曾被劳德诺大肆非礼的任盈盈作先例,陆无双这遭遇,应该也是加入我后宫队伍的必经过程……

  当然前题是……我俩都没有被藏边五丑煮熟吞吃……

  「臭傻蛋!死傻蛋!贪生怕死!见死不救……」我无力援救,陆无双眼睁睁看着胖丑脱下她的月白内衣,露出贴身的杏黄色肚兜。

  羞耻、恼怒、惧怕交织,陆无双呼吸急促,杏黄色肚兜微微起伏,诱得胖丑更想一窥全豹。胖手解开肚兜,呈现乳酪一般的胸脯,乳白蒂红,教人垂涎欲滴。
  「住、住手!别再脱……」陆无双又羞又怕,浑不似早前的蛮横模样:「等我穴道解开,我、我杀了你……」

  胖丑赏心悦目般从后俯望俘虏的双峰,两只猪手各摸上去,搓圆捏扁,初试手感。陆无双处子之身,首遭异性胸袭,惊呼一声,桃腮绯红,浑身颤抖……
  少女裸着半身,其他四丑轻佻地连吹口哨,齐向陆无双靠拢过去。五丑或坐或跪,急色起来,十只大手彼松此解,合力将白鞋、长裤及亵裤全数脱掉——
  转眼间,陆无双身无寸缕,除了乳尖两点粉红,腿根的一小撮黝黑,自脸蛋到足尖,都白皙得近似身下的雪地一般。纯洁闺女惨被剥光,秀眉双蹙,紧紧闭着两眼,眼泪流了下来……

  相反,五丑亢奋淫笑,胖丑从地上排好的木盒堆中,取出一个小茶壶来,壶嘴朝着陆无双的乳间,倾倒大量金黄色的黏油。

  「甚么臭东西?别倒下来……」陆无双徒劳叫喊,胖丑一手倒油,一手涂抹,让黄澄澄的油液,在她胸口扩散开去。胖掌旋搓乳团,探入乳沟,使乳房里外,尽是油水。四只指头又将黏油点上乳首,润滑揉捏,轻轻拉拔,顿教蓓蕾朝天挺凸,敏感得陆无双失声嘤咛……

  其余四丑的八只魔掌,亦沾满油液,遍体游走。粉颈、香肩、藕臂,连腋下也不放过;上至玉背纤腰,下达脚趾两腿,甚至胯间耻毛,都被泡得湿答答的,油亮贴服。

  此刻的陆无双坐地掰腿,裸躯微泛金黄油光,显得胸脯形状倍添立体,蜂腰小腹份外玲珑浮凸。全身涂油,经五丑十掌持续抹弄,柔肌被爱抚得白里映红,发烫火热……好一副人如其名的无双胴体……

  身子敏感的、不敏感的地方,俱被五个丑男彻底摸透,陆无双合眼盈泪,咬唇忍受。胖丑、死鱼眼一人一边,把玩双峰;崩牙丑缺了门牙的大嘴,伸出舌头,乱舐贝耳;秃头丑双手下垂,握捏桃臀;最要命的是长毛丑,将生满手毛的前臂,当做毛擦般,上下揩磨油淋淋的外阴……娇躯处处刺激,陆无双两颊火红,鼻息渐重,似有快感……

  蓦地,死鱼眼的藏语一声令下,众丑舍不得地相继停手。前戏撩拨过后,五人要把陆无双就地正法,开始奸淫?

  臀腿骤然离地,陆无双惊睁双目,瞧见五丑各抬她四肢身体,向我刚挖好的坑洞走来。一番抹油狎玩,竟非强暴,而是要……埋了她?

  死鱼眼指挥四丑放下陆无双,让她分腿坐在坑中,再喝令我将掘出来的雪泥填回坑里. 他横掌在颈前一放,示意我把她……活埋及颈.

  我弯腰推土,乘机向无助的陆无双低语:「媳妇儿,先忍耐着!傻蛋我找机会救你。」

  距离拉近,我隐约闻到她身上黄油的气味。居然是……鸡油?

  未几,坑洞又被我填平,陆无双脖子以下尽被埋於雪泥里,只露出不知所措的脑袋。

  五丑没再骚扰陆无双,只拿起她的外衣、肚兜、亵裤助燃点火,烧热铁锅,溶雪煮水。陆无双看见衣衫尽毁,神情更加绝望;忙着的五丑不时朝她望去,似在期待甚么……

  「哗!」像吓了一跳,陆无双忽然大叫:「有东西!土里有东西!」

  本来倔强的面容,受惊般满佈惶恐:「不!不要爬过来!别爬到我身上……」

  五丑闻声大喜,都蹲到坑边盯着陆无双,馋嘴舐唇。比起色欲,他们在冒起的是……食欲?

  我遥望死鱼眼放在地上的食谱,终於看清楚它的完整书名:《七公食谱》。七公,洪七公?洪七公留下的食谱?

  「好、好多!好痒……快拉我出来!」陆无双既惊且痒一般,淌泪求救:「傻蛋!救我……」

  不消一刻,瓜子脸儿的惊呼,又渐变成受不了似的哀鸣:「别爬过来……别爬上那里……哎!」「不要……爬进这里……好、好痒……」

  「丫……呜……」陆无双螓首乱摆,眼帘半闭,腮红耳热,吐息急喘,活像在承受比适才五丑联手,更激烈数倍的挑逗:「嗄、嗄……」

  喔!洪七公的食谱、鸡油、埋入雪地……现在爬到她身上的,难道就是……
  死鱼眼一个手势,四丑便抓起泥土,往旁抛掷,再一举将陆无双从雪坑里拉起来。重起天日,陆无双俯望己身,立时惊悚无已:「哇——!」

  但见少女白净的裸躯,爬满了数百条七八寸长的大蜈蚣,红黑相间,花纹斑斓,都在蠕蠕而动。蜈蚣似在啜食涂满遍体的鸡油,不单覆盖身前背后、双手双脚,更特别集中於两乳和私处。大量悠长触鬚,四方八面刺刮乳蒂;数不清的足节,徐徐爬动,攀上阴户……

  陆无双矛盾地既怕且痒,却又难耐这状似爱抚的愉悦:「呜……快赶走牠们……好、好痒……呃……」

  红颚口器,轻啃乳首;黑躯虫行,绕过趾缝;阴阜铺满蜈蚣,樱色的桃源入口都被淹没;油液渗透股沟,几条追逐香油的百足,锲而不舍,探头钻入……这画面明明非常骇人,却另有一番性虐美女的凌辱快意,教我看得喉乾舌燥,裤裆隆起……

  不,不是兴奋的时候!看五丑刚刚对陆无双毛手毛脚,早晚会破了她的处女之身……我要救美兼脱困,就要把握眼前唯一的逆转机会——

  五丑将动弹不得的陆无双放在铁锅旁边,我忙跑过去跪下,一指她身上的蜈蚣,又一指铁锅,再一拍胸口,殷勤讨好,表示:五位大爷,我来做饭!

  死鱼眼犹豫地盯着我,良久终於点头同意。男人就是懒惰,最好不用动手,也有得吃。图谋得逞,我强忍噁心,徒手一大把一大把地从陆无双身上抓起蜈蚣,丢入铁锅的热水里,做起菜来——

  《神鵰》原着,洪七公在华山雪地埋鸡,引来蜈蚣,与初遇的杨过大快朵颐,然后再轮到藏边五丑出场。这游戏没有杨过,『北丐』更早就失踪了十多年,也不知道怎么搞的,藏边五丑竟得了他的『食谱』,还拿赤裸的陆无双代替公鸡,香艳得多地聚集蜈蚣……

  我熟读《神鵰》,有模有样地将蜈蚣烫死、剥壳,只变换煮法,从油炸改成水煮。好,死鱼眼跟其他四丑,都没看出诡计何在……最后,加入地上木盒内的各式香料,一大锅麻辣水煮蜈蚣,便大功告成。

  四丑正欲捞起雪白透明,有如大虾的剥壳蜈蚣来吃,死鱼眼却唯恐我做了甚么手脚,横手拦住同伴,要我先嚐一口。我光明正大地吃了,五丑等待片刻,见我毫无异样,便饿鬼投胎一般,抢吃起来,然后,嘿嘿——

  系统文字宣佈:『藏边五丑,身中剧毒了!』

  五丑突然全体面色发紫,弯腰捏着喉头,惊觉中毒!死鱼眼难以置信地怒瞪我,藏语连吼,显然想破脑袋般,亦不明白为何我也吃了蜈蚣,却没中招。
  白痴,本少爷我百毒不侵的!原着里,洪七公先用热水烫死蜈蚣,说:『蜈蚣临死之时,将毒液毒尿尽数吐了出来,是以这一锅雪水剧毒无比。』死鱼眼并非深谙汉语,食谱看得半懂不懂,便着了我的道儿。我将油炸改成水煮,正是为了沿用那锅毒水。

  五丑连站着都很勉强,但仍大怒拔刀,想冲过来。然而,五人的胯间倏地爆响,大滩血花溅染裤裆——

  『藏边五丑剧毒发作,下体化成脓汁了!』

  呜哇!身为男人,单是看见这行文字,都觉得痛不可当呀……

  五丑那里还有力气挥刀砍我?五人又瞪又骂,全掩着下体,逃命下山,应该是想延医求治?

  『玩家成为藏边五丑的仇人了!』

  也有一段时间没惹上新的仇家了——韦小宝、丁敏君、任我行,然后是这五个傢伙?瞧这模样,不死也得重伤,襄阳英雄大会举行在即,他们没有余裕找我麻烦吧?

  目送五丑夹着双脚下山,身后传来陆无双的呼喊:「傻蛋!你快过来……帮我赶走蜈蚣……」

  回身望去,仰躺雪地,穴道未解的陆无双,裸体上的蜈蚣虽已被我煮了九成,但玉乳、腿根,还残留着数条活生生的百足。娇嫩秘处,红黑毒虫,盘桓不去;
  可怜双峰,左右乳头,各被两条蜈蚣紧咬不放,肿胀通红…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wj522 金币 +8 感谢分享,论坛有您更精彩!